這個鄉鎮不燒稻草,每年還用稻草種出最貴的蔥

農傳媒 發表於 2017/08/11

文/ 林慧貞 攝影/ 黃世澤

搶救空污大作戰,農委會與環保署預計投入千萬,補助農民在稻子收割後使用腐化菌有機肥,不要直接燒稻草,但農民仍得負擔一公頃約1,000元有機肥費用,接受度有待考驗。

其實轉個角度,稻草也能成綠金。臺灣北邊有個小鄉鎮,把稻草當成寶,取代黑色塑膠布,鋪在蔬菜田畦抑制雜草,種出全臺最高價的蔥,更是鼎泰豐指定原料,早在收割前,所有稻草就被預訂一空,這個小鄉鎮就是宜蘭縣三星鄉。


圖後為傳統人工捆草,蔥田使用較不便,圖前方則是機器綑綁的稻草,剛好可供一排田畦使用。

以草攻草,天然抑草蓆通風又保濕

三星蔥蔥白是其他地方的2倍以上,香氣濃郁,是許多飯店主廚最愛,種植撇步除了高達30公分的田畦,田畦上的天然稻草抑草蓆更是功不可沒。

談起稻草的好,三星蔥農各個讚不絕口,供應鼎泰豐的蔥農林東海說,以前曾用過傳統黑色塑膠布抑草,但容易吸熱,蔥雖不會死給你看,卻變成矮冬瓜,長不大,稻草覆蓋冬暖夏涼,冬天可以保暖,夏天防止太陽直接曝曬,種出來的蔥品質特別好,「我們這邊很少看到在燒稻草!稻草還常常不夠,得跑到宜蘭市買。」

另一位蔥農蕭健棋也表示,三星稻草超搶手,很久前就要跟稻農預定了,蔥最怕高溫多濕產生病害,稻草通風,降低病害發生,也比塑膠布環保多了。

他曾算過,一捲塑膠布約1,500元,大概可鋪0.8分地,請人捆稻草價格一捆是35元,若需運送再加35元,每分地需要的稻草數量端看農民鋪的厚度,整體算下來成本差不多。

機械化捆草,降低缺工衝擊

其實老一輩農民早就懂得用稻草覆蓋蔬菜田畦,但後來塑膠布成本降低,農村勞動力不足,找不到捆草工人,可以循環利用的稻草逐漸淪為廢棄物。

不過宜蘭三星保留傳統的栽培方式,連帶讓代耕業者看到商機,壯圍代耕業者黃聖傑、黃茂峰兄弟的父親十年前感受到捆草人力不足,買了一臺50萬的捆草機,兩個七年級生兒子回來接家業,每到7月收割季,一個開著收割機,一個開捆草機,生意好到要排隊。

黃聖傑表示,傳統人力捆草在稻草還濕潤時就捆起來,再倒立曬乾,但是工人得來回走動,收集很多稻草後才能成捆,一分地兩天才收得完,一天人工就要2,000元,曬在田中還得擔心下雨;機械捆綁則是等平鋪在田中的稻草曬乾後,捆綁機咻地開過去,稻草便自動收攏成團,一分地只要15分鐘。


稻草捆綁機效率高,一分地只要15分鐘。

宜蘭一捆稻草大約30~40公斤,剛好可以蓋滿一排蔥田田畦,蔥農只要把捆繩割掉、滾開稻草即可,輕鬆俐落,不像以往人工捆草必須左右各拿5、6捆,不斷重複來回。

一捆草的工錢約30~40元,運費另計,若有倉庫儲放,之後釋出一捆草還可以賣到120~150元。黃聖傑說,除了種作物,稻草也是很好的工藝品,就有餐廳為了裝潢,特地來宜蘭買稻草。

對稻農而言,雖然工錢、運輸費並沒有進到口袋,但有人拿走自己不需要的東西,省下時間也樂得開心,而且許多稻農同時也種蔥,自給自足,還不用面對燒稻草罰單和健康風險,這筆三星稻草經濟學,怎麼樣都划算。


鋪稻草前記得曬乾

稻草過濕可能導致病蟲害,花蓮區農業改良場副研究員陳任芳提醒,記得充分曝曬完畢後再鋪田畦;病害問題則不用太擔心,因為稻子和蔥沒有共通的病源,且稻草會經過曝曬。林東海則建議,選用稉稻草比較不易腐爛,約可維持一年,秈稻的稻草大概放三個月就自然腐爛了。

原文來自:農傳媒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