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為只有人類懂得忍耐?烏賊為了晚上吃好料,白天願儉腸捏肚! - 愛料理生活誌

你以為只有人類懂得忍耐?烏賊為了晚上吃好料,白天願儉腸捏肚!

2020/02/20愛料理 編輯部
大家聽過章魚哥保羅( die Krake Paul )嗎?他是德國奧伯豪森水族館 ( Sea Life Centre in Oberhausen)裡的一隻章魚,因曾經神預測八場世界杯足球賽成功,而讓動物學家從而注意到章魚、烏賊、魷魚等屬頭足類軟體動物的行為模式。這次有個新研究發現:「烏賊會因為晚餐有好料,控制白天吃少一些食物」。





這篇刊登於國際期刊《生物學報(Biology letters)》的研究,是由英國劍橋大學和法國卡昂大學的神經科學家們所發表。

頭足綱動物例如:章魚、烏賊與魷魚等,牠們可以用神經及肌肉系統快速改變身體的顏色與斑紋,模擬海底的岩石、砂子的顏色。牠們的觸手除了可以自主運動,皮膚上還有感光細胞能夠「感應」環境。這種快速換皮的技能不只應用於偽裝生存,平時也能根據自己的情緒改變體色。因此頭足綱動物的「神經科學」也成為生科領域所好奇的研究對象。

烏賊:為了晚上吃好料,白天會減少進食量


本次研究著重於了解烏賊是否能通過學習和記憶食物的數量和質量,來優化其覓食活動。實驗結果發現:「如果晚上有他們熱愛的食物,白天它們就會減量進食」。實驗隨機挑選了29 隻歐洲常見的墨魚品種(Sepia officinalis),將它們飼養於水族箱,每天同時餵養它們蝦與螃蟹,觀察大部分的烏賊會先選擇吃哪個,觀察五天後,發現 29 隻烏賊每次都會先選擇吃蝦。因次,在本次實驗中認定蝦是烏賊喜歡的食物。

▼本次實驗的烏賊比起螃蟹更喜歡吃蝦子!你呢?





之後將這批烏賊分成了實驗組與對照組,每天早上會餵食所有烏賊螃蟹,晚上則是固定給實驗組蝦子、對照組則是隨機給予蝦子或是螃蟹。實驗發現,實驗組在 16 次的實驗期間越來越明顯的減少了白天吃的螃蟹量,然後在晚餐時狂熱的吃蝦。但對照組則不能指望每晚都是它們最愛的蝦(有時是螃蟹),這批有一蝦、沒一蝦的對照組,在白天的螃蟹餐時,吃的都較實驗組來得多。總體而言,實驗組與對照組的烏賊,白天螃蟹餐的進食量存在著顯著差異。

第二階段,則讓同一批烏賊,兩組(對照組與實驗組)進食模式互換。奇幻的時間到來了,只要是晚上固定給蝦的組別,白天的螃蟹餐都會減少攝取量。而晚餐隨機供應蝦或是螃蟹的組別,早上吃的螃蟹量都會大於另一組。

未來可用性影響選擇與行為 —— 烏賊版的棉花糖實驗?


1970 年代,史丹佛大學一名心理學教授沃爾特‧米歇爾(Walter Mischel)帶領學生在附設幼稚園進行一個實驗。他們讓接受測試的孩子單獨留在房間內,給他一塊棉花糖,告訴他:「我會離開 15 分鐘,如果這段期間你沒有把棉花糖吃掉,那我就再給你一塊。」用以觀察孩子的自制力。(而後來心理學家出來說明:請不要活得太過忍耐,因為忍耐也不一定有糖吃)

而這次的頭足綱烏賊實驗,與脊椎動物(人類小孩)進行自我控制的測驗感覺有點相似。總體而言,烏賊可以根據變化的覓食條件採取靈活的覓食行為,包括:選擇性、機會主義和未來依賴策略。它們在本次的實驗中,白天的覓食行為似乎取決於蝦的未來可用性。

雖然我們可以很確定多數的脊椎動物(尤其是靈長類)有一定的認知能力,但畢竟烏賊屬無脊椎動物,即使在這次的實驗中烏賊展現了這看似酷酷的擇食行為,實際上還是不能等同而談,但我們確實可以透過這次實驗,了解這些生物複雜認知的演變。

▼雖然這麼說很抱歉,但烏賊本人也是很美味!





▶ 參考資料

‘Clever’ cuttlefish will resist filling up on crab for lunch if they know there’s shrimp for dinner | Daily Mail Online

Cuttlefish Can Refrain From Eating if They Know a Better Meal Is on The Way

CUTTLEFISH SHOW FLEXIBLE AND FUTURE-DEPENDENT FORAGING COGNITION

相關推薦

其他人也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