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鹽越多越健康?

ATHENA
scoop-of-sea-salt-

一篇題為《高鹽≠高血壓》的文章針對長期以來人們所關心的食鹽攝入量與高血壓之間的關係提出了最新見解。其微博稱: 醫生們一直孜孜不倦地提醒我們,特別是高血壓患者:為了你的心臟,請控制食鹽量!但最新研究再次全面質疑兩者的關係。美國醫藥期刊一項研究比較了7800萬美國人的鈉攝入量和心臟病死亡率,時間跨度長達14年。結果卻是,攝入鈉越多的人,死於心臟病的機率反而越小。

雖然這篇引用文獻頗多的文章看上去有相當的說服力。不過很可惜,關於食鹽攝入與高血壓之間關係的真相卻遠遠不是這麼簡單。總的來說,主流醫學觀點和研究結果尚不支持偏愛重口味的朋友們採信這樣的報導。改變不良的生活習慣、限制攝入過多的食鹽仍然是權威部門和醫學界的建議和共識。

一、關於高血壓

從世界範圍來看,高血壓已經影響了接近25%的成年人口。科學家們預計,這一數字可能將在2025年達到60%。在罹患高血壓的人群中,除少數(約5%)是由於某些特殊疾病造成的症狀性高血壓(又稱繼發性高血壓)外,絶大部分是原發性高血壓,此類高血壓的發病往往與環境、遺傳、心理、膳食等多種因素有關。由於高血壓是心腦血管疾病的獨立危險因素,而後者又是人類健康的第一殺手,因此防控高血壓的意義重大。

二、關於食鹽

食鹽的主要成分是氯化鈉。在人體體液中,鈉離子是細胞外液最常見的陽離子,負責維持體液的晶體滲透壓。細胞內外鈉、鉀、鈣等帶電離子的濃度相差較大,由此造成胞膜電位差,這是細胞產生及傳導興奮性的前提。人體每天都會經由尿液、汗液等途徑排出鈉,因此必須經由飲食補充鈉離子,食鹽是鈉離子的主要來源。一般來說,成年人每日至少需攝入4.5克氯化鈉,折合鈉離子少於100mmol。

三、鈉離子與高血壓

實驗證明,鈉離子攝入過多會引起腎上腺和腦組織釋放內源性“洋地黃樣因子”(digitalis-like factor)。在低鉀的共同作用下,細胞膜上鈉泵受到抑制,動脈血管平滑肌細胞的胞膜電位差減小,細胞興奮性增加,變得更容易“激動”,結果則表現為動脈收縮,血壓升高。鈉離子瀦留還會通過減低舒血管介質的合成來導致血壓升高。上述機制能夠解釋為何大多數原發性高血壓患者並沒有體內水的明顯滯留。當然,一旦鈉離子瀦留過多,體液量明顯增加,那麼高血壓就更好理解了。

在每日攝入鈉離子少於50mmol的人群中,極少能觀察到年齡相關的血壓升高;而後者在每日攝入100mmol以上鈉離子的人群中較為常見。不過,儘管世界大多數人口的每日鈉離子攝入量都高於100mmol,罹患高血壓的人畢竟還是少數。因此,每日攝入多於100mmol鈉離子對於高血壓病來說只能算必要非充分條件。在一項名為“國際食鹽與高血壓研究”(International Study of Salt and Blood Pressure ,INTERSALT)的調查中,研究人員納入了32個國家的10079名對象,結果發現,30年間每天多攝入50mmol鈉,平均收縮壓和舒張壓將分別提高5mmHg和3mmHg。該研究在排除了其他混雜因素的干擾後仍然觀察到鈉離子攝入與血壓之間的正相關關係。動物實驗也證實了食鹽與高血壓之間的關係。當把黑猩猩的每日食鹽攝入量提高到15克時,黑猩猩的收縮壓和舒張壓分別提高了33mmHg和10mmHg;當去除食鹽供應後,黑猩猩的血壓又恢復到正常。減低食鹽攝入的降壓效果在人類身上也獲得了肯定。

四、關於限制食鹽攝入與疾病風險的相關研究

長期血壓控制不佳會導致動脈硬化,誘發心腦血管卒中,損害心臟、腎臟及全身各個臟器。既然過量攝入食鹽與高血壓有着密切關係,那麼理論上食鹽攝入也將間接與心腦血管疾病的發病率和死亡率等存在聯繫。20多年來,已經有不少針對上述問題的調查研究。其結果多數都與之前的預測接近。例如2007年發表於《英國醫學雜誌》的一篇題為“限制飲食中鈉攝入對於心血管疾病長期效果的觀察:預防高血壓實驗的觀察性隨訪”(Long term effects of dietary sodium reduction on cardiovascular disease outcomes: observational follow-up of the trials of hypertension prevention (TOHP))的研究就表明減少鈉攝入不但能夠預防高血壓,而且將可能減低未來心血管疾病的長期風險。2010年發表於《新英格蘭醫學雜誌》的一篇名為“減低食鹽攝入對於未來心血管疾病的預測效果”(Projected effect of dietary salt reductions on future cardiovascular disease)的文章則表明,適度減少食鹽攝入將大大減少心血管事件以及醫療費用,值得作為公共健康目標來推動。正是基於類似上述的大量研究,國際權威醫學部門,從世界衛生組織到各國的膳食指南均提倡限制飲食中的食鹽攝入。當然,在同時期也的確有一些研究文章稱沒有觀察到限制攝入食鹽的明顯益處,但是這些意見並未成為主流。

雖然高鹽與高血壓之間存在較為明確的正相關關係,但高鹽與心血管疾病及總體死亡率之間的關係仍有爭議。多數引起爭議的研究結果都是針對後兩者而進行的流行病學調查。流言中所引用的一篇《美國醫學雜誌》的研究結果也屬於此類情況。一些流言中聲稱這篇文章“研究了7800萬美國人的鈉攝入量和心臟病死亡率”,筆者對此數據甚為驚異,經閲讀原文發現其實此項研究的樣本數量應為7154人,只是抽樣結果“代表了7890萬非制度化的美國成年人”。這篇文章的結論也只是一家之言,與其類似的眾多研究並未得出一致的結果。

今年五月發表於《美國醫學會雜誌》(JAMA)的一篇文章再次宣稱發現了低鹽飲食的弊端:那些尿鈉水平最低的對象因心血管疾病死亡的風險要比尿鈉水平最高的對象高56%!這一顛覆性結果立即引起了廣泛注意並佔據了報紙的醒目位置。南都週刊記者在文中也提到了這篇研究,以作為低鹽飲食無益甚至有害的論據。但事實上,雖然《美國醫學會雜誌》是一本重量級權威期刊,但這篇文章卻引發了激烈爭論。哈佛大學公共健康學校就對這篇文章的質量不以為然。他們認為,首先,JAMA這篇文章的研究對象只有不到4000人,其中由於心血管疾病死亡的僅有84人。要得出顛覆性結論,84這樣的樣本數未免太小;第二,這一結論與過去多年以來確認的食鹽與高血壓存在清晰聯繫的結論相悖;第三,該研究以尿鈉作為長期攝入食鹽的觀察指標,但僅用24小時的尿鈉結果不足以反映長期攝入食鹽的情況;第四,那些高個子或大活動量的對象進食要更多,而多進食則常常意味着攝入食鹽更多,但是,大活動量的人心臟往往要比缺乏活動的人要更健康,JAMA的研究沒有將此類情況考慮在內並予以校正。此外,該研究還存在丟失大量數據的情況等等。總而言之,JAMA的這篇文章在科學上存在較多缺陷,其結果可信度有限。

另外,關於低鹽飲食會激活腎素-血管緊張素-醛固酮系統(RAAS)而導致高血壓的觀點也沒有得到主流認可。沒有證據證明在推薦食鹽攝入量的範圍內,低鹽飲食會誘發交感興奮和RAAS激活。事實上,當前人類的飲食多是加工工業的傑作,這些食物通常富含鈉而缺乏鉀。相反,自然界中的天然食物往往是低鈉而高鉀的。例如,兩片火腿就含有32mmol鈉和4mmol鉀,而一個橙子則含有6mmol鉀而不含鈉。在與世隔絶的以天然食物為主的部落人群中,食物每日往往會提供高達150mmol的鉀而僅有20-40mmol的鈉,而這些人中高血壓的發病率不足1%。在食品工業出現之前的很長一段時間裡,人類的食譜其實就是低鈉而高鉀的,或許我們腎臟的任務原本就是為了更好地處理鉀而不是鈉。

因此流言涉及的文章有失偏頗,僅僅片面報導了學術界爭論的一個話題,即“高鹽飲食是否增加了心臟病發病及死亡的風險”。目前來看,高鹽飲食與高血壓之間的正相關關係仍很明確。醫學界的主流意見仍提倡低鹽飲食以預防高血壓及其併發症。對於普通人而言。每天攝入的氯化鈉應在6克以下,每日鈉離子攝入量應少於100mmol。

参考资料:

《外科学》 人民卫生出版社

哈佛公共健康学校网站:

http://www.hsph.harvard.edu/nutritionsource/salt/jama-sodium-study-flawed/

Horacio J. Adrogué, Nicolaos E. Madias. Sodium and Potassium in the Pathogenesis of Hypertension. N Engl J Med 2007; 356:1966-1978

Kirsten BD, Glenn MC, Pamela GC, et al. Projected Effect of Dietary Salt Reductions on Future Cardiovascular Disease. N Engl J Med 2010; 362:590-599

Cook NR, Cutler JA, Obarzane kE, et al. Long term effects of dietary sodium reduction on cardiovascular disease outcomes. observational follow-up of the trials of hypertension prevention (TOHP). BMJ. 2007:28;334(7599):885-8.

本文來源:「科學松鼠會

猜你可能會喜歡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