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土地上最初的故事!用老鷹驅鳥的「鷹獵米」

愛料理 編輯部
文章作者:壽豐印象   盧紀燁

IMG_0213

鷹獵米是回到土地上最初的故事,這是在台灣真實上演的戲碼。

成本高,但是可以帶來給消費者與生產者之間的省思。

我們還再努力土地上的一切,希望有那麼理想的那天,田裡不要再見到毒鳥網鳥的戲碼。

無論在教育、環境、消費者、生產者之間都能有更多的省思

回到土地的最初

鷹獵用於稻田帶給社會正面的價值

 

東台灣的花蓮時序進入炙熱七月天,『透早』烈日強曬著飽滿稻穗,像極了幾千萬由粒結成串的金條佈滿稻上,天氣大好!

這是今天一早的稻田老鷹驅榖鳥行動(目的在免於農損),歸鄉這些年看到成熟稻穗的損失少數農民往往對稻田榖鳥下藥,造成毒死大量麻雀、鴿子,演變成隼、黑鳶、老鷹撿拾鳥類屍體中毒,往往我們忽略了這個問題,而這個短暫的期間農民獲得了這一期稻穗,但卻讓大量麻雀捲土重來,老鷹這類的掠食者便少後麻雀大量成長,原因是天空的老鷹越來越少了。

IMG_0201 關於顧米田的老鷹:他叫做兔王,名子由來非常簡單就是他從來不抓兔子......就像招弟滿妹的意思一樣,我們期待他會抓兔。 兔王體重約五百五十克左右性別是公的,一般來說栗翅鷹公小母大。

 

我知道總是有反對的聲音,但我認為這方法才是世代生活在這對待這土地的公平正義

看到網路上的文章告訴農民不要下藥毒鳥,而我卻以一個務農者的角度看待這件事情,真正的正義是要積極解決鳥害問題,而我們自己要靠自己更加投入實踐而非等待遙遙無期的政府資源進入,鷹獵米等待天氣好收割(麻雀跑光光~菸)。

老鷹不是圈養也不是放牧更不是觀賞用,我們總會還給老鷹的自由利用獵性驅逐榖鳥,這種防治法通常叫作生態攻法目的性的再利用,回到原始的最初在腳踏出的那刻真誠對待土地。

鷹獵人又將棲台用力嵌入乾枯稻田,架上站著栗翅鷹夾帶深邃霸氣之眼,瞬間稻田寂靜劃過每串稻米,這刻是屬於老鷹的土地正義與單獨領域,鳥禽見狀則逃之夭夭,這天是第一期米 (註解一) 最後驅趕穀鳥活動。

遠方的稻農起得比老鷹還早,站在田裡評估稻穗飽滿程度加上預測未來天氣候因素,正午炙日稻農起身後戴上斗笠走繞一圈稻田,決定就是今天要收割稻米,看似沒有計畫卻是充滿定數,評估極高峰的收成是幾十年經驗累積智慧傳承,恰好是在過年後插秧的110天。

IMG_0304-1

從小在農田裡長大,印象中從有稻田那刻起,農民應該與水雞(註解二)、穀鳥(註解三)、青蛙、大地的一切共享水田,直到五年前回鄉的那一年,看見插秧時,水雞慘遭毒害,誤食毒水雞的猛禽(註解四)則不斷減少。收成前,稻田高架起捕鳥網,不分青紅皂白卡住每隻飛鳥的生命,剩地下枯竭屍骨、褪色羽毛。稻田的週期在插秧的前後變得平靜,但卻換來收成前後麻雀大軍來襲。

低頭沉思才發現麻雀繁衍速度快,適應度高,而食物鏈頂端的猛禽鳥類減少了,一切大費周章的努力沒有達到目的,恰好背道而馳。

用老鷹驅鳥的鷹獵米

站在土地上的角度去看,不該去怪罪生產者或者消費制度,我們都希望要求農民不要毒害鳥類、不要使用捕鳥網、不要這個不要那個,重點是我們總得提出解決方法。

為了這些小利潤,稻農已經在田裡花招百出,辛苦了一期稻作的時間,總有我們想不到的創意,如:CD、鐵罐、反光帶、稻草人、模特兒(結果因為晚上太驚悚而被投訴後撤離),時間一久總是不具嚇阻效用,這些少的是真實的追擊,也是猛禽的天性。

回到鄉下養鷹驅鳥,以期達到守護稻田的目的,這件事情成本高但價值更高,這些是個開端,老鷹驅鳥的目的不是為了撲殺,更多是富有教育價值。回家鄉務農,在自己能力範圍內先作示範,建立農民生物防治的概念,進而提高產值。讓消費者知道食用米的真正來源,讓生產者知道產量及獲利並不會減少,創造雙贏,更進一步是說服農民們減用農藥、無毒栽培。

IMG_0271

常常有人會問我,一天抓了幾隻鳥啊?你這邊趕走了穀鳥不是飛去旁邊的農田嗎? 我總會笑著說,時常抓不到,但這些水鳥總是嚇死了,有一段期間不再回來。驅逐穀鳥是我們現階段的責任,我們也期待有一天政府的資源介入,共同經營棲地,有利於土地的永續發展。

回鄉最困難,一直都不是牽就著別人或者適應環境生活,而是面對自己總是在『改變』的過程,從慣行用藥改變方式讓農民少用藥到無藥甚至有機認證,過程裡面很辛苦,但總會看到成效,之後逐步實現願景。 我們在自己能力範圍願意嘗試任何方法,這就是鷹獵米的開端,值得生產者、消費者與政府相關單位更多的省思。

友善土地,永續經營

最後,老鷹不是圈養,也不是放牧,更不是觀賞用,我們總會還給老鷹自由,利用其獵性驅逐榖鳥,鷹獵屬於介入性防治法也是生態性再利用的一環,讓土地回到原始的最初,雙腳踏入稻田的那刻,真誠對待土地,讓米田提高價值,利用實體店面及網路販售本期鷹獵米,還有八張一套的鷹獵明信片紀錄著土地上的最初,老農村裏的新希望。

故事結束後,只要大家提起鷹獵米,就想起一件事,農田裡不該出現毒鳥的場景,那就是我們最大的榮耀。接著我們還要在花蓮壽豐這塊土地上,寫下關於更多【壽豐印象】。

p

IMG_2731[1] 鷹獵米專屬明信片,每次購買超過五百元便會贈送一張。 每套八張售價為350元整 10%捐助台灣鷹獵文化暨猛禽保育協會 

 

在此寫下感謝: 台灣鷹獵文化暨猛禽保育協會、壽豐印象。

註解一、文中所的一期米:東台灣的稻米插秧普遍來說一年可耕植兩期,第一期插秧日約為過年前後收成日約在六七月之間,第二期米會在第一期米收割後十天到三十天內插秧完畢,一般收成日期普遍為10-12月之間居多。

註解二、文中所指水雞:泛指紅冠水雞、白腹秧雞、水鴨等等,它們都是一種水鳥,在插秧初期會啄咬稻苗或在稻田內遊戲,農民因此在稻田邊總會預留一些稻苗補足被摧毀的稻苗,倒置農民大多數非常討厭紅冠水雞。

註解三、文中所指穀鳥:鴿子、麻雀等,通常在收成時會在田埂或者在稻穗上啄食稻榖,有時麻雀大軍來襲產量會減少1/4左右。

註解四、文中所指猛禽:一般泛指鷹類如雀鷹、黑翅鳶、大冠鷲、鳳頭蒼鷹等等,意旨鳥類天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