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咬一口】一杯酒引發兩國大戰 祕魯皮斯可酒傳奇

地球圖輯隊
祕魯在你的印象中是個怎麼樣的國家呢?是「草泥馬」的誕生地,還是印加帝國遺跡馬丘比丘的所在地?今天,祕魯除了靠著古文明吸引觀光客,號稱秘魯國酒的皮斯可酒更是聞名全球,而一杯小小的皮斯可酒,也掀起了祕魯和鄰國智利的文化大戰...

 

555

圖為酒液清澈透明的祕魯皮斯可酒,全球只有八種葡萄有資格拿來釀製祕魯皮斯可酒。

搶酒大戰開打了

17世紀,位於秘魯首都利馬南部的皮斯可市(Pisco)盛產葡萄,當地人釀出了香氣濃郁的葡萄酒,乾脆就以自己城市的名字來替葡萄酒取名。而「皮斯可」原意為祕魯蓋丘亞語的「小鳥」之意,用來裝載皮斯可酒,上窄下寬的陶器則被稱為「Piscos」或「Pisquillos」。

祕魯的皮斯可酒一推出隨即受到全世界人們的喜愛,位居港口的皮斯可市也靠著出口皮斯可酒賺進大筆財富,不過,卻也引來了鄰國智利的覬覦。

受到全球歡迎的皮斯可酒,很快地點燃了祕魯和智利間的搶酒大戰,這場戰爭延燒超過好幾世紀,兩國都宣稱是皮斯可酒的原產地,究竟,誰才是皮斯可酒真正的發源地呢?

 

7521862384_a15906b202_o

圖為祕魯傳統上用來裝皮斯可酒,造型上窄下寬的陶器「Piscos」。Photo credit: David Stanley

 

map

圖中紅色標記處為秘魯皮斯可市,當地盛產葡萄,以釀製皮斯可酒聞名。

本是同根生

首先,祕魯說皮斯可是他們的地名,而且他們開始製造皮斯可酒已經有 400多年的歷史。考古學家更發現一份 1613年的遺囑,遺囑中提到了釀製皮斯可酒的設備,而立下遺囑的人住在祕魯伊卡市(Ica),足以證明當時祕魯已經有皮斯可酒的存在。

但事實上,當時的秘魯與智利同屬於西班牙殖民下的祕魯總督區(the Viceroyalty of Peru),兩地也都從皮斯可港出口貨物。歷史學家們發現,當 19世紀祕魯和智利宣布從西班牙獨立後,兩地都有生產皮斯可酒,因此,有人說皮斯可酒是來自地理上的某個區域,而不是一個國家。

 

Peru's President Garcia and former US President Clinton drink Pisco Sour after a meeting at the government palace in Lima

在祕魯的國宴上,常常可以看到皮斯可酒的身影。圖為 2009年美國前總統柯林頓(左)出訪祕魯時,時任祕魯總統的佩雷斯特地端出以皮斯可酒調製而成的皮斯可酸酒來招待。

就算改名也要搶

反觀智利,第一份有關智利皮斯可酒的紀錄可以追溯到 1871年。有人認為這是因為 1800年代晚期,智利佔領了祕魯南部生產皮斯可酒的區域,因此才有皮斯可酒來自智利的說法。

但是,上述說法太過籠統。為了贏得皮斯可酒原產國的封號,智利在 1936年把一個專門生產皮斯可酒的小鎮改名成「Pisco Elqui」,祕魯也不甘示弱,宣布往後政府宴會上只可以出現皮斯可酒,其他酒類一概不准。

 

A man fills a jug with Peru's traditional drink "Pisco" from a tap in a fountain in Lima

祕魯政府將每年 7月的第 4個星期天定為祕魯皮斯可節,利馬市政廳前的噴泉水全部換成皮斯可酒,一名男子手拿容器開心裝滿皮斯可酒。

乾脆定皮斯可節

1960年代,智利再出招,禁止從祕魯進口皮斯可酒。祕魯也如法炮製,在 1990年代禁止進口智利皮斯可酒。直到今日,旅客入境祕魯要填的海關申報卡上,還寫著「任何國外製造名為『皮斯可』的飲料一概不准進入祕魯」。1999年,祕魯國家文化研究所將每年 7月的第 4個星期天定為皮斯可節,全國上下一塊喝著秘魯國酒歡慶。

吵歸吵但偷進口

可是,雖然祕魯和智利為了皮斯可酒吵得不可開交,不過,智利本身卻偷偷進口不少祕魯皮斯可酒,就連智利人也愛喝來自祕魯的皮斯可酒,但是,祕魯皮斯可酒在智利當然不能叫這個名字,智利人改稱它為「Aguardiente de Uva」,意為「葡萄烈酒」。

3596547320_0e97a3cafe_o

祕魯和智利的搶酒大戰白熱化,廣告中可以見到南美洲成了一串綠葡萄,唯獨狹長的智利只剩葡萄梗,一旁的文字寫道:「智利,向皮斯可酒說再見吧!」 Photo credit: Marcos GP

握手言和還太早

當然,祕魯和智利也不是沒有想過握手言和。

智利稍稍讓步,表示皮斯可酒最早可能是在祕魯生產的,不過,「皮斯可」這個名字應該是用來指稱這種兩國都有在生產的酒,而非專指秘魯皮斯可酒。

祕魯方面也釋出善意,時任祕魯外貿與旅遊部長的阿勞斯(Mercedes Aráoz)曾在公開場合表示,願意和智利共同將皮斯可酒推廣到全世界。結果,阿勞斯部長被祕魯人強力砲轟,不得不出來道歉說:「我大大冒犯了皮斯可酒,真正的皮斯可酒來自祕魯,和(智利)分享這個名字不是我們的目的。」

2171557826_7c7a429aee_o

以酒精濃度高達 38度以上的皮斯可酒為基底,調製出的皮斯可酸酒連喝慣威士忌的蘇格蘭人也招架不住。Photo credit: TravelingMan

遵循古法最正統

無論如何,2005年祕魯向世界智慧財產權組織(WIPO)申請,要把皮斯可酒的原產地註冊成祕魯。但是,不是每個國家都買單,像和智利有貿易往來的法國、捷克等就拒絕了秘魯的要求。

而祕魯為了捍衛皮斯可酒的正統性,多年來也嚴守生產過程,只有八種通過認證的葡萄種類可以用來生產皮斯可酒。再來,皮斯可酒在製作過程中要遵循古法,連一滴水都不可以加入,這樣蒸餾出來的皮斯可酒酒精濃度高於 38度,酒液顏色透明純淨,一開瓶就能聞到濃濃的酒香味。

MVI_5775

圖為調製皮斯可酸酒所需的材料,包含皮斯可酒、萊姆汁、糖水、蛋白與苦精。

來杯皮斯可酸酒吧!

直到今天,祕魯和智利的大戰還未落幕,雙方人馬仍然堅持自己才是皮斯可酒的原產國。

不過,皮斯可酒最出名的不只如此。全球知名的皮斯可酸酒(Pisco Sour)正是以皮斯可酒為基酒調出的雞尾酒。

關於皮斯可酸酒的由來也眾說紛紜,有人說是 1920年代,搬到秘魯的美國酒保莫里斯(Victor Morris)發明的,也有人說其實 1903年就有食譜在教怎麼調製皮斯可酸酒了。

不管怎樣,皮斯可酸酒的魅力擄獲人心,在秘魯國宴場合也常常見到它的身影。2003年,祕魯政府宣布往後每年 2月的第 1個星期六是皮斯可酸酒節,這下不只皮斯可酒有節日,就連皮斯可酸酒也有專屬的日子。

IMG_5778

今天,Pico Pico祕魯餐廳的調酒師Mandy要來為我們示範怎麼調出正統的皮斯可酸酒。

【空空帶你調酒去】

究竟,皮斯可酸酒該怎麼調才醉人,我們跟著空空來到了Pico Pico Restaurant and Bar,請來了調酒師Mandy當場示範。

首先,調製皮斯可酸酒的原料很簡單,只需要皮斯可酒 45毫升、糖水和萊姆汁各 15毫升,再加入些許蛋白,最後再點上幾滴苦精去腥就完成了。

此外,因為皮斯可酸酒屬於短飲,時間一長容易影響口感,所以盛裝的的酒杯冰過更好,也記得要趁早喝完。

MVI_5797

皮斯可酸酒原料看似簡單,不過,除了跟著酒譜調配外,調酒師選用的皮斯可酒種類、萊姆當天的酸度等都會影響口感。

IMG_5804

調配好的皮斯可酒香氣迷人,最後滴上的三滴苦精有去腥之效,讓酒液更好入口。

海明威也喜歡

皮斯可酸酒將皮斯可酒本身的香氣昇華,你只要輕輕將杯緣舉到鼻尖,除了可以聞到萊姆的酸甜香氣外,皮斯可酒醉人的味道也撲鼻而來。輕啜一口皮斯可酸酒,滑順好入口,令人暑意全消,不愧為秘魯文化的最佳代言人。

據說,美國大文豪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也擋不了祕魯皮斯可酸酒的魅力,他曾經打破了利馬當地酒吧暢飲皮斯可酸酒的紀錄。

MVI_5843

祕魯傳統料理醃生魚非常適合炎熱的夏天食用,將蔬菜、鮮魚塊、藜麥還有虎之奶拌勻,最後再灑上點綠葉就能上桌了!

IMG_5848

原本帶著粉紅色的魚肉經過檸檬汁催化熟成後,成了Q嫩的白色,讓人暑意全消。

別忘了解酒神器

而皮斯可酸酒的絕配當屬秘魯醃生魚(Ceviche),這道料理也是秘魯國菜。只見主廚將新鮮的生魚切丁後,依照不同的季節搭配不同蔬果,像是玉米、地瓜等,之後再加入同樣是祕魯當地特產的藜麥,還有人稱「虎之奶」(leche de tigre)用海鮮高湯和蔬果熬製成的醬汁,一道清爽的秘魯醃生魚就完成了。

Pico Pico的經理Matt和我們分享道,在祕魯,當地人過了中午就不吃秘魯醃生魚,因為他們晚上要醃漬魚肉,讓檸檬汁將生魚熟成。此外,Matt還和我們分享了個小秘密,秘魯醃生魚少不了的虎之奶可是解酒神器,祕魯人會單喝。

嚐一口酸甜帶酒香的皮斯可酸酒,再配上新鮮豐盛的秘魯醃生魚,這個夏天你也可以很祕魯。

IMG_5871

Pico Pico的酒櫃上展示著從世界各地飄洋過海的酒,大家趕快來找找空空在哪裡?

●特別感謝Pico Pico Restaurant and Bar無償協助拍攝

---本文為地球圖輯隊專訪---

Q:什麼是【地球咬一口】?

【地球咬一口】是地球圖輯隊的原創專題,民以食為天,我們希望能透過吃帶大家一起環遊世界,利用美食讓大家了解各國文化。每一集也會把場景拉回台灣,派出我們最無所不能的空空,和身在台灣的異國料理主廚一起出好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