鷹獵米前傳:從毒鳥到鷹獵,再從無毒到有機

愛料理 編輯部 發表於 2016/03/14
IMG_0026

花蓮壽豐鄉月眉村,農工業分離,隨著1980年代工商業發達人口稀少又逐漸外移,稻米機械化成了這邊的農產業,花蓮特殊地處狹長,海岸山脈雨水經過麥飯石水系,直接灌溉這片土地,一百年前外公來台開墾定居於此,百年來無論人力採收演變成為機械化作業,金黃色的稻穗收成為稻米的香氣依舊保持一樣的氣味,未曾改變。

時代進步穀殼保存成了關鍵技術,大量碾製囤積卻失去小農鮮碾的關鍵稻米氣味。鮮碾的米總會帶點陽光乾穀的氣味,讓這邊的農人吃了充滿活力,這的農人總是挑嘴的很,稻農外出吃飯,一口就能吃出囤積已久的米,總會不小心脫口而出「臭蹼味」,但說也奇怪,一般人總是習慣成自然,稻農成了「歪嘴雞吃好米」的代表。

10623501_803863349663949_1544627091097396885_o

時間回到 2012年,那年老鷹開始陸續進口,隨之而來的是鷹隻折損率,這隻不大不小的老鷹(兔王),一開始並不是為了趕鳥而來,到我們的手上是因為牠受傷了,腳骨折了,接續著整個療程至少需要一年的時間無法自由飛行。

有人說世界上最可憐的事情莫過於猛獸被關在鐵籠內,一整年的時間,牠就在籠內休養,但也瘋了。由原飼主放棄轉到我們手上,還記得當時我倆對上的第一眼,深邃霸氣十足,差點我也誤入牠的眼神內。

2013年開始讓牠恢復自由,三年間訓練鷹獵成為關鍵,伯父的稻田成了練習場,水雞水鴨破壞秧苗,讓老鷹抓水雞水鴨,變成水鳥與老鷹的競爭關係,慢慢的毒鳥、網鳥在這片土地逐漸走入歷史,鷹獵米也逐漸從無毒轉換成有機的歷程。

保持著一貫不毒鳥的立場之外,出貨前鮮碾,如同百年來在這邊的稻米香味,鷹獵米每週鮮碾真空也成了標準作業流程,時代進步到今天,歪嘴雞的代表人,總能能找到米香,灌入的是鷹獵米的氣息,邀請您一起品嚐。

文/壽豐印象 盧紀燁

鷹獵米

自耕小農,用老鷹驅鳥的鷹獵米!

更多詳情>>https://market.icook.tw/products/eaglerice

7-香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