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怕,喝茶一點都不難

京盛宇

愛料理網誌第一篇

(Photo by Bazel Wang)

對於每⼀個有興趣學喝台灣茶的人,我總是⽤充滿鼓勵的語氣,以及無⽐關愛的眼神對著他說:「別怕,喝茶一點都不難!」

某次一群朋友來家中做客,在飯後喝茶聊天的過程中,聊到「喝茶很難」這件事。如果在⼼態上覺得喝茶是一件困難的事情,產⽣了抗拒、排斥,就無法從味覺品嚐出台灣茶的⽢甜美好。我請朋友試著把「喝台灣茶」這件事,當成「吃排⾻便當」;從⼩到⼤,我們吃了無數個排⾻便當,大家都吃得出來,排骨有沒有炸熟、粉裹得均不均勻,肉質是否太老、排⾻是否太油膩,配菜、白飯的份量是否剛好等等,因為已經熟悉,所以相信在每個⼈的心中都有一個完美的排骨便當。

在場的某個朋友說,他從⼩到⼤也喝了上千杯手搖茶,甚⾄上萬杯都有可能,他興奮地與我分享⼀杯完美的珍珠奶茶,珍珠應該要彈性適中,最好外⾯軟,裡⾯稍微有⼀點硬度,這樣會更有嚼勁,茶味與奶味要兼具,然後冰塊要稍微少一點,喝到最後⼀⼝,味道才不會被稀釋掉。這樣算是懂台灣茶嗎?

我說市售的⼿搖茶,茶葉原料百分之九⼗九都不是台灣茶,幾乎都是越南茶、中國茶、印度茶,⽽且茶葉也都有加香精、⾹   料調味,製成飲料也多半需要加糖調味,不然會難以入口,所以其實你懂的是「⼿搖茶」,不是「台灣茶」,因為「真正的台灣茶,不噴⾹精就很香,不⽤加糖就很甜」。

1003314_10151599094098492_464641562_n

相信在大多數⼈的人⽣經驗中,喝到台灣茶的次數寥寥無幾,是小時候喝爺爺、爸爸泡的;是長大後和同學去陽明⼭、貓空泡茶;是出社會後遇到⼀些客戶喜歡喝茶,⼤概就是這些想得到的,也數得出來的次數,才是大家真正「喝台灣茶的經驗」,所以喝茶不是難,只是「不熟悉」罷了!

另⼀個朋友似乎了解我所說的意思,接著又問:「所謂初學,一定就是不熟悉啊!那要怎麼才能克服這個問題呢?」

我說一杯茶喝下去,好不好喝,要由你⾃己來回答,不要讓別⼈幫你回答。

如果這杯茶喝下去,你能感受到茶湯香氣、甘甜,對你⽽⾔,那就是好茶。

如果這杯茶喝下去,感受不到香氣、⽢甜,也不覺得苦澀,那就是一杯普通的茶。

如果這杯茶喝下去,沒有香氣、甘甜,卻又苦澀,那就是一杯不好的茶。

好不好喝,要相信⾃己的味覺,要交給⾃己的味覺做判斷,即便每個⼈的味覺敏銳度是有差異的,但重點是「你喝」,⽽不是別人喝。再貴的茶,如果你覺得不好喝,就是不好喝,而不是你不懂茶;有些便宜的茶,還是有⼈覺得好喝,對他⽽言,那就是好茶。

當然需要強調的是,除了「不熟悉」這個問題之外,台灣茶本⾝在味覺層次的表現上,如果和咖啡相⽐,我們很容易就能品嚐到咖啡的味道,因為它總是來得⽐較強烈、直接,相較於台灣茶走的路線,是屬於清新、淡雅、含蓄,很容易就被其他味道就蓋過了。吃一塊巧克力蛋糕,你還是喝得到咖啡的味道,但通常搭配的點心如果是有加奶或巧克⼒的情況下,茶的味道就喝不到了,甚⾄茶會變得不好喝。

我在學茶的過程中,經歷很⻑⼀段的撞牆期:「為什麼別人說這個茶很好,但是我就是喝不出哪裡好呢?」常常懷疑是不是⾃己的嘴巴壞掉、⽣病,明明就是一杯又苦、⼜澀的茶,到底好在哪裡呢?總在我很直覺地表達對這杯茶負⾯的評價,又會被茶齡資深的人說「啊!是你喝不懂啦!」,導致往後在⾯對這些資深的前輩時,就不太敢表達自⼰的意見。這對於當時一⼼想把茶學好的我,其實是非常挫折的。

19060013-5

在摸索體悟多年之後,逐漸確立⾃己的茶道,我也不斷地將台灣茶的美好分享給周遭的人;在這個過程中,我發現每⼀個人,只要透過簡單引導,其實就能輕易分辨出一杯茶的好壞。對於初學喝茶的人來說,在品茶當下,儘管不了解茶葉的所有資訊,也沒有任何茶道的基礎,卻往往能夠在毫無包袱之下,輕易地「用直覺式的品嚐」,說出正確而真實的茶湯滋味。

我常常和完全沒有喝茶經驗的⼈,分享喝茶的心得,謝謝這些像白紙一般的朋友讓我知道,其實當年我的嘴巴並沒有壞掉,每一次他們天真地、直覺地,說出⾃己的味覺感受,不管是甜的還是苦的,還是⾃己喜歡不喜歡這杯茶的味道,我都更加堅定的相信,這⽚土地所孕育的自然美好,無論⽢甜與否,都應當是親切⽽沒有距離的。

 

書01

摘自 台灣茶你好

時報出版 林昱丞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