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為什麼覺得食物好吃? 有可能是 ASMR 與音波在作祟

這幾年 ASMR 的影片突然在 YouTube 爆紅,這些影片有可能是手指輕敲桌面、在你耳邊悄悄說話、吃東西、翻書頁的沙沙聲⋯⋯,而這些聲音會引發部分的人感到頭皮發顫,達到某種放鬆的效果。也有許多食品品牌會利用 ASMR 或其他聲音來影響人們用餐時對食物的感知評判,快來了解怎麼一回事吧!

「自發性知覺高潮反應(Autonomous sensory meridian response,縮寫為 ASMR)」,是一種對於視覺、聽覺、觸覺、嗅覺等其他知覺,顱內、頭皮、後背以及四肢等周邊部位受到刺激而產生愉悅反應的感知現象。

ASMR 也稱作「自發性知覺經絡反應」,這個術語是在 2010 年由 Jennifer Allen 所創造,她因暴露於某些聲音時感受到欣快的顫抖感,這個經驗令她十分迷茫,決定坐下來為這種反應起個名字。

自發性知覺高潮反應(ASMR)的作用原理。Photo:cloudfront

耳邊呢喃、剪頭髮的喀喳聲、磨蹭衣物、輕敲物件、打開洋芋片、吸食湯麵⋯⋯這些聲音會引發你從頭皮開始震顫,然後一路從脖子、肩膀擴散到四肢嗎?

我們的日常充斥著 ASMR,並與身體反應有所連結 

為了在不擔心被嘲笑的情況下,向其他人提供談論類似體驗的地方,Allen 於 2011 年在 Facebook 成立了 ASMR 社團與粉絲專頁,後者成為現今最大的 ASMR Facebook 論壇。

Photo:pixabay.com

隨後,學者與科學家更加認真地注意到這個現象。目前陸續有關於 ASMR 的研究,例如:2016年刊登於《教育心理學期刊(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School & Educational Psychology)》的研究,即表示 ASMR 可能有助於睡眠和放鬆。另一個 2018 年來自謝菲爾德大學(University of Sheffield)的研究,發現 ASMR 可能有益於身心健康。研究發現受試者觀看 ASMR 的影片時,每個人平均每分鐘減少約 3 次心跳,ASMR 能降低心率。雖然持續有研究想證明 ASMR 與人體、心理狀態的關係,但每個人的反應各不相同,對於不同聲音而有放鬆的效果也不同,而科學數據尚未能準確解釋。

但有一點是肯定的。對於那些經歷過 ASMR 的人來說,幾乎所有的聲響都可以觸發他們的反應。 從模糊的嘶啞音調、刮東西的噪音到更清晰的聲響,例如:繪畫、梳頭髮和咀嚼鬆脆的食物。

Swansea University 的數據發現,大多數人都曾在現實生活中獲得過 ASMR 體驗,這些包括:輕敲到家具、或使用某些器件的聲音(手機震動聲、通訊軟體的訊息聲),其實身體都與這些特定聲響有某種反應的連結,只是這些反應不一定是放鬆。這就解釋了為什麼在 Allen 成立社團前,2007 年網路上就有針對這種經驗的討論聲浪,例如:頻道 massageclips2,她被認為是第一支引起 ASMR 討論的影片頻道,只是當時這個現象還沒有被命名。2008 年 Yahoo 上就有名為「感覺論者社團」(Society of Sensationalists)討論群組,讓大家分享個人經歷來了解感知。

IKEA 針對 ASMR族群拍攝的廣告片

ASMR 的體驗是相當日常的,例如:知名畫家 Bob Ross 在 2011 年上傳他第一支油畫教學影片時,youtube下方的評論也有大量的 ASMR 觀眾的反應,他的影片在 ASMR 社群受到廣傳。基於作畫時,調色時的敲擊與刷子觸碰畫布的那些聲響,深受這個社群的人所喜愛。早期有許多類似的影片,流量都是因此暴增。而今,你只要輸入 ASMR 就會有許多頻道可以選擇,以至於 google 發現有許多人會搜索這個關鍵字。 而且這些影片的選擇變得很多元,例如:有些人喜歡聽麥克風的回聲、或是擠刮鬍泡的聲音,通通可以找得到。

食物 ASMR 引領大眾認識美食的另一種境界

當所有的食物或料理媒體,都是在比快速、省時的快節奏食譜時。食物 ASMR 影片反而提供了一個美味輕鬆的方法。它緩慢且刻意放大的聲響,隨著不同食物的質地有各自的微妙之處——草莓的多汁、海葡萄的霹啪聲,創造了食物的新體驗。

食物 ASMR 也打破了所有美食的規則。在華人世界(或西方用餐禮儀),我們的童年,都是被教導「吃東西發出聲音是很丟臉的!」誰小時候沒有被罵過,喝湯不要呼呼作響、或是咀嚼時不要那麼大聲?然而,與此相反,食物 ASMR 創作者,刻意對著麥克風大聲咀嚼,以便捕捉到每一次牙齒啃食的聲音。頻道也傾向選擇能產生最響亮聲音的食物,例如:海葡萄、蘆薈、生蜂窩、蘋果、洋芋片。

▼海葡萄是 ASMR 族群喜歡的題材

透過這些不尋常的聲音體驗,食物 ASMR 帶領大眾認識美食的另一種境界。雖然相關領域的研究仍然較新,但仍有學者發現 ASMR 顛覆了大眾對美食體驗的想像。

作為牛津大學實驗心理學系跨模式研究實驗室負責人,Charles Spence 博士在過去 10 年中一直是這項研究的最前線。他於 2017 年發表在《 美食和食品科學期刊(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Gastronomy and Food Science)》上的一項研究中,Spence 博士發現,用餐時故意製造出的噪音(deliberate noises),例如:吸食麵條、或喝湯聲,可以增加菜餚的味道,這表明這類噪音會導致味道感知增加而不會改變菜餚的味道。 

這項結果與 Spence 博士於 2010 年在《 注意力、感知與心理學期刊( Attention, Perception & Psychophysics)》 發表的另一項研究相呼應,該研究發現人們會因為在不同曲調的音樂中進食,而改變了對太妃糖的感知風味。笛子和風鈴的甜美奏樂,使太妃糖的味道更甜;貝斯的低沉聲響則增加了太妃糖的苦澀味,這個過程被稱為「音波調味(sonic seasoning)」。

Photo:freepik

你為什麼覺得美味?原來是聲音在搞鬼!

現今,食品品牌與行銷公司開始將這些發現應用到食品廣告,將特定音軌或聲響與品牌產品做連結,以增強消費者對家中某個食物的感受。Krug Champagne(庫克香檳)是這種聲音搭配的先鋒。香檳酒莊於 2015 年聘請了Spence 博士和神經科學家 Janice Qian Wang 一同開發背景音樂,來強調 Krug cuvées 這款酒的甜、苦和酸味。這款特色音景,經由消費者測試,也被證實在飲用時搭配音樂會提升15%的愉悅感

Krug Champagne 至今仍持續開發不同的背景音樂來搭配香檳,並使用 Keziah Jones 、 Darren Criss 和 Lianne La Havas 的音樂,飲用者可以透過每個瓶子背面的六位數代碼進入相對應的音樂庫,這又被命名為 Krug ID

Krug Champagne 的每個瓶子背面都有六位數 Krug ID 可以進入音樂庫。Photo:thedrinksreport

英國航空公司(British Airways)也將這樣的研究結果應用於該公司航程的用餐時間。英航創造了一種獨特的「 Sound Bite 」音軌於用餐時間播放,為了改善乘客於 35,000 英尺的高空,味覺敏感度會降低達 30% 的狀況。

另也有巧克力之聲計畫( The Sound of Chocolate project ),於 2016 年的布魯塞爾啟動,由政府、科學家以及巧克力製造商 Leonidas 和 Frederic Blondeel ,邀請了知名的音樂家 Marie Daulne 和 Baïkonour 合作,製作可以強調出瑞士巧克力甜味與苦味的音軌,來行銷瑞士巧克力。

調味不再是糖和鹽,音波也會使食物的滋味不同

「音波調味(sonic seasoning)可以增強品嚐體驗,或以一些有趣或戲劇性的方式改變它」Spence 博士斯說。「透過特定的 ASMR ,你會產生頸部發抖的反應,而這只作用於用餐的時候。」

Photo:freepik

結合音波調味(sonic seasoning)和 ASMR,即使是那些沒有經歷過頸部顫抖、頭皮發麻反應的人也一樣。例如:洋芋片的喀滋喀滋聲就是一種流行的 ASMR 聲響,這要歸功於這種聲響可以快速啟動人體咀嚼它的標誌性反應。有研究透過讓受試者只使用門牙咬洋芋片與視覺來判斷洋芋片的新鮮度,發現受試者的評比結果受聽覺感官的影響甚多。這意味著,洋芋片公司可以透過加入某些成分來加強洋芋片的喀滋聲,從而提升消費者對產品新鮮度的感覺。這就是一種結合 ASMR 與音波調味的案例。

實際上,某些品牌已經開始利用這個特點來採取行動。肯德基(KFC)在 2018 年發布了一則廣告,是由 George Hamilton 擔綱「超級脆皮上校(The Extra Crispy Colonel)」,這就是標準的 ASMR 的 YouTube 影片。在這個詭異的廣告中,你可以聽到 Hamilton 用悄悄話的語調說話,還一直發出搓揉紅色絲巾的聲音(這裡也運用了色彩聯想食物的特點),接著有炸雞酥皮喀滋作響的聲音。

食物 ASMR 會吸引觀眾與食品品牌,這是有道理的。聲音本來就富有傳達訊息、情感和愉悅的能力。但是,在長期以來的烹飪世界中往往是被忽視的。

參考一下你多數的餐廳用餐經驗,不要過多的注意白噪音。你可以發現大部分的餐廳都不願意再費心思來播放可能可以增加用餐體驗的音樂,而是直接使用播放平台提供的某些播放列表重複播放低於標準音量的聲音。在紐約的日本高級餐廳 Kajitsu 就是這種情況,直到常客為了想好好享受那邊的美食,提出免費贊助知名作曲家坂本龍一擔任餐廳音樂播放選擇的顧問,才有所改變。

通過強調聲音在飲食體驗中的作用,食物 ASMR 提供了一種令人耳目一新的典型套餐。但這樣的影片或許不適合所有人觀賞,實際上,去年 6 月,中國的反色情辦公室就禁止上架所有的 ASMR 視頻,以保護未成年人不會觀賞到他們所謂的「有害內容」。但對於大多數的人而言,在研究發現更多 ASMR 的潛在好處前,我們會想到的只是用「耳朵」品嚐美味。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