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人出租 #2 |「為什麼要將這麼大的祕密告訴素昧平生的我?」

精選書摘
最後更新2022/03/10

「本人自即日起展開『閒人出租』服務。若是您遇到純粹需要一人份存在的情況,歡迎多加利用。您只需要支付我來回車資和餐飲費即可。服務期間除了簡單應答外,我不做任何事。」在做閒人出租前,他原本只是個普通上班族,他決定將「什麼都不做」視為工作,出租身為「閒人」的自己。這項特殊的租借服務,立刻引起了討論和熱烈迴響:

Photo:unsplash

「我只是可有可無地存在」這就是閒人出租的服務

✉去年我跟最愛的他分手至今,內心依然有點無法釋懷,但十三號恰好就是我們分手滿一週年的日子(同時也是發現他劈腿的那天),我實在沒有自信獨自度過。話雖如此,我也不好意思基於這種理由,在星期一晚上約朋友出來。不嫌棄的話,可以請你陪我一起喝酒嗎?

🖍我接下這份委託後,前往澀谷某家好吃的義大利餐廳。假如「閒人出租」是部深夜連續劇,不免會讓人產生上演香豔情節的各種遐想,但實際情況是我們稀鬆平常地享用披薩,吃完後就解散。

Photo:unsplash

我想再稍微探討一下人際關係。一般來說,我們往往認為重要的事,只能對朋友、情人或是家人等重要對象商量。這點不管男女老幼亦然。但另一方面,世上也有不少人只能跟泛泛之交,或是毫無瓜葛的對象才能傾訴心事。這是我展開「閒人出租」服務後得到的體悟。

簡而言之,交深也未必能言深。儘管與對方交情匪淺,也不一定能完全坦誠以對。由於關係親密而難以啟齒的委託者也不在少數。

事實上,請我傾聽心事的委託出乎意料地多,其中還有好幾個自白沉重到令我不禁暗自疑惑:「為什麼要將這麼大的祕密告訴素昧平生的我?」

我的看法是,與他人傾訴煩惱的行為,說得誇張點──形同讓別人掌握自己的弱點。而親密對象,是自己過去到現在,並且也將延續到未來的人際關係。向親密對象傾訴煩惱的話,代表弱點也會永遠被掌握在他人手中。

如果跟對方始終維繫良好關係,倒是沒關係,但很難保證雙方日後基於什麼原因而鬧翻。當昔日的親密對象搖身一變成眼中釘時,自己將處於弱點落在別人手中的劣勢,或是陷入對方可能將弱點曝光給局外人知道的危險之中。除此之外,還會衍生出各種隱憂。


[廣告] 內文未完請往下捲動

至於我在「閒人出租」的服務中,我只是可有可無地存在,與委託人維持著微乎其微的關聯性。只要委託人不再委託,雙方也不太可能再見到面。如果用童話來比喻,我就像是伊索寓言《國王的驢耳朵》中出現在森林裡的蘆葦,能夠讓人說出無法對他人傾訴的苦惱──也許這就是閒人出租具備的特質吧。當然,我也或多或少地將見聞寫在推特上,與不特定多數對象分享,但我公開前會先隱藏可能讓當事人身份曝光的特徵,所以當事人根本不用擔心自己的把柄落入他人手中。

除此之外,向我傾訴煩惱的對象似乎還有另一個動機,也就是當事人雖然渴望有人傾聽自己的煩惱,卻又不希望別人給予建議(甚至有時是說教)。因為對當事人來說,感覺像是自己的煩惱受到了他人的批判。就算傾聽的人不打算給予建議,單純表達像「不錯啊」、「聽起來很有趣」一類的正面感想,當事人依舊會產生壓力。

我多少可以了解這種心情,因為我想找人商量煩惱時,也不愛聽到像是「這樣做沒問題啦」等回應。因為要將埋藏在內心的煩惱百分之百傳達給別人,本來就是一項不可能的任務。自己說出來的僅僅是內心一小部分的煩惱內容,所以別人憑什麼基於這種殘缺不全的資訊,對自己指指點點呢?

換言之就是:「你又懂我什麼?少妄下定論!」

我明白這是自私的歪理,再者對方也沒有惡意。然而,對於毫無惡意的人感到不滿,也會讓自己產生罪惡感,畢竟對方是出自善意傾聽自己的煩惱,若是無意間脫口說出:「你懂什麼?」彼此間的氣氛就會尷尬異常⋯⋯
思及以上種種,就不會想找任何人商量煩惱了。


[廣告] 內文未完請往下捲動

由於我能明白這種複雜心情,所以每當聆聽委託人傾訴時,我完全不予置評,頂多順著談話內容進行簡單應答。幸好我承接的傾聽類委託,希望我提供意見的人並不多。偶爾會接到很明顯想商量戀愛煩惱的委託,但我通常會回覆對方:「您似乎希望我提供建議,但我無能為力,若是單純聽您說話就沒問題。」

關於傾聽類委託,將會在別章另行討論。


更多「就算什麼都不做,也有存在的價值」,收錄於:

閒人出租:出租無用的自己,尋找嶄新的生存之道!

作者:閒人出租
出版社:采實文化
購書連結:博客來

相關推薦

更多愛料理生活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