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苦茶籽的清香 傳承阿嬤時代的幸福記憶

茶籽堂
chatzutang_03-1

趙文豪對茶籽堂有清楚規劃,希望藉著台灣在地文創,讓這個「台灣好物」在全世界都能被看見。

小小一顆苦茶籽,可以榨製成營養香醇的金黃色茶籽油。那顏色與香味,一直是台灣人古早味的生活記憶。

傳統農業社會的台灣,只有在家裡的重要時刻,才會拿出價格不斐的苦茶油,比如給坐月子的媳婦燉煮茶油雞湯、炒茶油腰花,或是過年圍爐用茶油煎蛋、煮雞酒。榨油剩下的茶渣,還被拿來清洗碗盤、衣物、頭髮,以求物盡其用。

現在這古早味,也成為時尚新商品。2004 年創辦的茶籽堂,近年來常到愈在地愈值錢的好滋味。

茶籽堂創辦人趙志明,原本從事洗劑製造業超過 30 年,從家用沙拉脫到印刷業用的專業洗劑,全都難不倒他。太太卻因天天做家務而得了富貴手,激發趙志明結合老祖宗的智慧,研發出天然液態茶籽碗盤洗潔劑,解決妻子長年的困擾,甚至在 2004 年成立「茶籽堂」,把對妻子的愛,變成商品。

目前公司已交給今年 30 歲的兒子趙文豪接班。他大學二年級時,因愛跳舞被退學,乾脆幫爸爸推銷茶籽碗盤洗潔劑,騎著摩托車挨家挨戶拜訪商店。

認真打拚的他,身受婆婆媽媽喜愛,願意給他「試試看」的機會,讓茶籽堂這瓶創始產品,從每個月9萬的營業額,穩定往上攀升,即使比一般70、80塊錢的清潔劑貴上一倍,仍大受歡迎。通路也從單點慢慢擴大到連鎖店。

 

一塊茶箍穿越世代的幸福記憶

茶籽碗盤洗潔劑最重要的成分是「茶箍」。茶油榨乾製成的茶箍,長得像一大塊的普洱茶磚,裡面的茶籽皂素富有清潔殺菌力,從前的老阿嬤,都是把茶箍敲碎,拿來洗衣、洗碗盤、洗澡、洗頭髮。

去年台北健康素食展,茶籽堂搬了上百公斤的茶箍到展場做布置,沒想到好多阿嬤遠遠的就聞到茶箍獨特的清香,圍在茶箍旁邊七嘴八舌,「哇,我以前就是洗這個耶!」阿嬤的家人、孫子第一次聽到這段「想當年」,也覺得有趣;一塊茶箍,成為穿越世代的記憶連結。

苦茶籽的主要產物­—苦茶油,也在趙文豪接手後,成為另一個主打產品。現在茶籽堂已擁有 21 項產品,創造出每年 2500 萬營業額,連自認一輩子叱吒商場的趙志明,都放手讓兒子大展身手。

專門種苦茶樹的農家本來就不多,大多是茶農「順便」種幾棵,尋找來源反而是最大挑戰。

在苗栗南庄半山腰上擁有一片茶籽園的李新進夫婦,是茶籽堂第一座契作農場主人。李新進回憶,兩年多前,太太在電視上看到趙文豪的專訪,「既然茶籽都被化學產品取代了,沒人喜歡用了,不如看看這個年輕人要不要我們的茶箍?」李新進打算處理完茶箍後,就此收掉苦茶樹園。沒想到,一通電話讓這片茶籽園成為契作農場,茶箍身價也比市價高三倍。200 多棵茶樹不用砍了,李新進夫婦得以繼續守護已經照顧 20 多年的茶樹園。

 

七年級生立志延續在地珍貴價值

週末凌晨,台北市街頭徹夜跳舞跑趴的男男女女,睡眼惺忪打算回家補眠;馬路另一端,十來個和他們年齡相仿的茶籽堂員工,由趙文豪領軍,精神抖擻地準備一起上山幫苦茶園除草。

雖然苦茶籽一年採收一次,但樹下雜草,生長速度可比主角快得多,讓年屆70的李新進夫婦力不從心。還好兩年前開始,有這群平均年齡不到 30 歲的助手,整地除草外,苦茶籽產季還幫忙採收。

尋找、保留面臨棄種危機的苦茶園,是趙文豪重要使命。他還有更大抱負。苦茶油代表了迎接新生命的歡愉、家人的團圓等跟「幸福」有關的記憶,這個在地的珍貴價值,應該往年輕一代延續。

甫從英國回台灣,趙文豪看到當地每一樣商品,都和土地、人文結合,眼界大開。他不惜把這幾年賺來的盈餘,拿來重新打造品牌形象。

台灣正在匯聚的在地能量和價值,七年級生趙文豪,比誰都清楚。

 

(遠見雜誌,2013.07)

chatzutang_03-2

猜你可能會喜歡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