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貴的香料竟然是花的性器官?番紅花的身世之謎 - 愛料理生活誌

世界上最貴的香料竟然是花的性器官?番紅花的身世之謎

精選書摘
最後更新2022/03/07

番紅花 Saffron

世界上最昂貴的香料聽起來或許難以置信,是一種淡紫色小花的性器官。這種花的葉子像草,只有尖銳、類似稻草的苦澀香氣。就算作為金黃色染料,也有更便宜的東西可替代。然而真正的番紅花(Crocus sativus)仍是香料界的黃金,絲狀的紅色柱頭每公斤批發價超過一千美元,零售價更是上萬。採收番紅花柱頭很費工:一公斤番紅花絲得靠著手工採集一萬五千朵花朵的柱頭,生產成本相當驚人,畢竟整整一畝的花田,只能生產一磅的乾燥花絲。不過,番紅花身價如此高貴,原因應是沒有其他香料能像它一樣:番紅花總能喚醒愛用者心中無可取代的想像與嗅覺記憶。

Photo:unsplash


[廣告] 內文未完請往下捲動

番紅花含有神奇的化學物質組合,也是無可取代的:藏花素(crocin)、番紅花醛(safranal)與苦番紅花素(picrocrocin),賦與番紅花美麗的顏色與刺激的滋味。番紅花的金黃色源自於藏花素,是種富含色素的化合物。強烈的香氣則源自番紅花醛精油,滋味則是來自苦番紅花素(一種葡萄糖苷),能產生微苦的尾韻與療效。這是少數水溶性香料,如果把花絲泡水一晚,隔天清晨就能得到金色陽光般的液體。番紅花若加上定染劑,就能將衣服染成金黃色。千年來,許多政教界的達官貴人都以番紅花來染衣服,連佛教僧侶也使用。

番紅花有許多治病的相關記載,藥用功能包括抗痙攣、鎮定與墮胎。若濃度很高可能產生毒性,但如果要致命,代價恐怕相當高昂。

在歷史上,用來當香料、染劑與藥物的番紅花品種不只一種,因此很難認定古代繪畫與著作中提及番紅花時,是否都指真正的番紅花(C. sativus),即使這是今天最廣為利用、價格最高昂的一種。長久以來,植物學家不斷討論著馴化的真番紅花起源,因為類似的野生品種,在真番紅花天然產地的地理範圍是找不到的。近年的研究或許稍微解決了疑點,確認真番紅花是其他兩種番紅花屬植物雜交而來。其中一種是卡萊番紅花(C. cartwrightianus),這種植物生長在希臘大陸與部分島嶼,包括聖托里尼(Santorini)。如今聖托里尼仍大量採收番紅花。

Photo:unsplash

番紅花的另一親本可能是「托瑪士番紅花」(C. thomasii),同樣是在地中海一帶生長,如今在義大利與愛琴海島嶼仍找得到。雖然真番紅花的各種「分身」可能最先在愛琴海附近的番紅花馴化,也可能是從土耳其、經伊拉克與伊朗,再延伸到印度西北部的這條弧線。考古學家在研究伊朗岩石壁畫時,曾發現五千年前番紅花屬的花色素,雖然幾乎可確定那是來自野生品種。伊朗仍是番紅花的最大出口國,但是作家法比安.甘布瑞兒(Fabienne Gambrelle)主張,最好的番紅花品種是來自喀什米爾。


[廣告] 內文未完請往下捲動

部分歷史學家推測,類似番紅花的植物最初是在克里特島栽種,但如此推論的原因,只因為三千年前克諾索斯(Knossos)的米諾斯宮(Palace of Minos)有類似番紅花的繪圖。不過,光靠著這些圖或宮殿知名的番紅花採集者壁畫,未必能確認早期番紅花在此馴化。番紅花起源之謎仍差那麼臨門一腳。更進一步的資訊,仍有待考古學家與其他歷史偵探探究。


更多探索香料貿易如何推動全球化過程,收錄於:

香料漂流記:孜然、駱駝、旅行商隊的全球化之旅

作者:蓋瑞・保羅・納卜漢
出版社:麥田
購書連結:博客來

相關推薦

更多愛料理生活誌